【传统文化】闲话湘妃竹

【传统文化】

闲话湘妃竹

近读《日本竹谱》,知日人亦十分珍惜湘妃竹,其博物馆中藏有早年日人从中国带回去的湘妃竹。日本本土的湘妃竹,干粗壁簿,花纹黑褐色,无中国红花湘妃之精美光润。(附言:日本人十分喜爱竹制品,用竹量很大。日本土有竹十三个属,二百三十余种。五十年代以来,日竹林日少,现每年都要大量进口竹材与竹制品。)

市面有售粗干湘妃竹者,其壁簿,花纹散落,纹路不淸,单簿无神,十分可疑,爱竹诸君,购买当看仔细,小心其伪。

有草花湘妃,其色不如红花湘妃美艳,纹路含混,江西有产。购者须分清楚,二者价差很大。

有以日本大梅罗竹冒充湘妃竹的,大梅罗竹直径可六、七公分,花纹成片,纹路不淸晰,须明眼分淸。(梅罗竹,我们常称之为梅鹿竹)

近几年拍卖会上时见湘妃竹拼制之茶盘、茶棚等物,多号称淸代作品,其实只要看湘妃竹之色与包浆,便知多为近数年之产物。有一种蕉叶盘屡现,展会上也时见,盘心以湘妃竹片拼成,周囲与底以红木制成,此种器形,明清时确曾有,不仅用于茶器。但今所售,多为新仿之物。新制之物,大可不必假古人之名,工精料好,不愁销路。现有些收藏者,观念有缺,唯古是崇,物之为玩,在于可玩,不在古远,不在金多。明代大藏家项元汴,亦收藏同代人制铜手炉等,故知物在精美可赏可玩。

湘妃竹可制许多器物,但价格也相当昂贵。晩清王廷鼎曾说:余惟见有劈竹织成簾者,即取其斑湊成花鸟之文,共三桁,索价百金。这里的百金指一百两纹银,在当时,也确夠贵。湘妃竹簾,古已有之。宋范成大词:明琼翠带湘帘斑,风帏绣浪千飞鸾。说的就是湘妃竹簾。

湘妃竹还可制成细软的席子,杜牧说的斑竹筒蕈,即湘妃竹席,其诗云:

血染斑斑成锦纹

昔年遗恨至今存

分明知是湘妃泣

何忍将身卧泪痕

湘妃竹制扇更多了,至今市场上也不少见,金章宗完颜璟是位有文釆的皇帝,他的一曲蝶恋花-聚骨扇,也很为人知:

几股湘江龙骨扇 巧样翻腾 叠作湘波皱 金缕小钿花草斗 翠条更结同心扣

金殿珠帘闲永昼 一握清风 暂喜杯中透 忽听传宣须急奏 轻轻褪入香罗袖

玩着湘妃竹扇,忽然大臣来奏,只好把扇藏入袖中,忙公事吧,看看,皇上也未必能玩痛快啦。

陆游说:拄杖以斑竹为上,竹欲老瘦而坚劲,斑欲微赤而奌疏。 有人送欧阳修湘妃竹杖,其以诗咏之:

玉光萤润锦烂斑

霜雪经多节愈坚

珍重故人相赠意

扶持衰病过残年

明文震亨说:笔筒 湘竹、栟榈者佳。 湘竹,即湘妃竹。白居易诗:杜鹃声似哭,湘竹斑如血。

唐刘禹锡名作:

斑竹枝,斑竹枝

泪痕奌奌寄相思

楚客欲听瑤瑟怨

潇湘深夜月明时

施肩吾有湘竹词:

万古湘江竹

无穷奈怨何

年年长春笋

只是泪痕多

唐元稹写道:

一枝斑竹渡湘沅

万里行人感别魂

知是娥皇庙前物

逃随风雨送啼痕

此诗似脱胎刘长卿之斑竹诗:

苍梧千載后

斑竹对湘沅

欲识湘妃怨

枝枝满泪痕

宋易元矩也有一首斑竹诗:

一别虞妃去不还

愁云空锁九嶷山

世间多少相思泪

洒遍修篁染不斑

湘妃竹诗词还有,连贾宝玉、林黛玉在红楼梦中都写过。淸嘉道年间,有个叫朱坚字石梅的山阴人,多才多艺,其制砂胎钖壶,时人宝之。余九十年代初曾在外贸商店见一把镶湘妃竹之锡茶壶,石梅歀,惜手中少银,将其放过,再寻不易了。

都说湘妃竹不宜加刻,以其自然花纹为重,这是对的,但亦有例外。《竹尊宦竹刻脞语》载:张估持湘竹扇骨来,长一尺二寸,斑甚稀,一面仅四五奌,就其奌作梅,斜枝重叠,仿佛水边疎影也。郑板桥题五言绝句于上角,下角题云:老桐刻竹,板桥画梅,色泽类鹅油黄云。从揚州张午桥丙炎家得之。可见,事无绝对焉。

以齐白石竹杖铭二十三字收尾:节劲心虚,得汝不孤。吾行亦行,吾止亦止,扶醉扶危真君子。红花湘妃竹草花湘妃竹大径疑似湘妃竹塑料印花伪湘妃笔杆湘妃竹制品欣赏《日本竹谱》选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