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墟妇好墓:传奇女子与她的时代_考古_历史

  • 分享人:难过之后
  • 时间:2017-09-13
  • 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
  • 专栏:殷墟妇好墓展出殷墟博物苑殷墟

    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立送阅读币,追看最新章节比快更快!

    妇好墓 殷墟妇好墓:传奇女子与她的时代_考古_历史

    “王后·母亲·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展于3月8日在首都博物馆开启。411件精华文物勾勒出妇好这位女子的传奇一生,也让人对“武丁中兴”的晚商盛世产生无尽遐想。

    40年前的发掘

    40年过去了,当年主持妇好墓发掘的已经87岁的郑振香先生对于发掘过程仍然有着深刻记忆。

    那是1975年冬天,“农业学大寨”的运动席卷全国,在河南安阳的小屯村,农民正准备平整一片高地。小屯村处于殷墟遗址保护区之内,这里从19世纪开始,就在陆续出土写有文字的甲骨。农民要挖掘土地进行生产活动前都需要通知安阳考古队进行钻探,排除地下是建筑基址或埋藏文物的可能。郑振香估计地下是有些东西的,“古人怕水淹,一般居住在高地上”。钻探出来果然没错,考古队发现在耕土层下面有夯土,由剖面来看,是一系列建筑房基构成的。由于冬天土地较硬,考古队申请将这片高地保护起来,等到开春后正式动工。

    虽然发现夯土层,但是郑振香和队友们并没有对发掘结果寄予太多期望。殷墟从1928年正式发掘起,考古工作者对殷墟的布局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殷墟以洹河为界,南部为生者的乐园——宫殿区,北部是死者的居所——王陵区,那片高地正好位于洹河南岸的宫殿区,一般来说在这里挖出墓葬的可能性并不大。开春时的发掘,更像是一般的清理建筑基址的工作,搞清楚房屋的面积和构成。

    清理房基开始了。夯土之下还是夯土,不过颜色发红也较硬,土色和土质都与之前的房基夯土不同。这仍然是房基还是暗示会出现墓葬?这时郑振香的判断偏向于墓葬了,“因为夯土表面没有柱子洞之类的建筑遗迹”。她指挥队员们进行钻探取土来验证。钻探使用的探铲也叫“洛阳铲”,最早由盗墓者发明,后来广泛用于考古。它的铲身不是扁形而是半圆筒形,后面接着一根具有韧性的木杆。铲子边缘经过特别敲打形成了弧度,因此打入地下就能带上土来,考古工作者通过判断土壤结构和包含物就能知道地下有无墓葬等情况。经验丰富者还可以凭借探铲撞击地下发出的不同声音和手上的感觉,获得更详尽信息,比如夯实的墙壁和中空的墓室和墓道自然感受不一样。

    当时使用的探铲有3米长,已经到底了,可带上来的泥土还没有任何变化。接上了1米多长的绳子,再往下,也依然是同样的夯土。“死夯土不会探到5米还不见底。”绳子用不上力,郑振香和钻探工人商量,在探杆上面再加用拧杆,两个人把杆子往下推,一个人把握着方向。当探杆到了6.5米左右的时候,地下水开始涌出,地下土变成了湿泥,很难带到地面,向下钻探越来越难。筋疲力尽的工人也开始想要放弃,郑振香的直觉却告诉她还要再坚持。

    “就在这时候,探杆突然迅速下坠了一段,大约有70厘米。”郑振香对本刊回忆说。大家都心有默契地兴奋起来。这种地下的空间称作“空头”,十有八九是墓葬内棺椁腐朽之后形成的空洞,而且也说明墓葬可能没有被盗墓贼侵扰过,因为被盗过的墓会用土填实。郑振香鼓励工人再奋力向下放探杆,于是在下沉50厘米后又出现了一个硬底。这一铲将是最后的希望,郑振香期待着奇迹。工人小心翼翼地将探铲抽出,满铲子都是鲜红的漆皮,真的是墓葬。一位叫何振荣的师傅看见铲内还有件东西,用水渠里的水洗净之后,原来是一块翠绿色的玉坠。

    墓葬之上的房基后来被证实是为了祭祀墓主人而建的一座享殿,也正是它保护了墓葬的完整。王陵区的商王墓地历代都有盗墓者的光临,考古工作者再介入时,所获无几。享殿基址却成为让盗墓者失望的一道屏障。后来考古队在该墓南面50米处又发现墓葬,东面20米处还有两座长方形墓葬,其中一座也保存完整。这就拓宽了之前人们对于殷墟布局的认识——大概在盘庚迁殷后的早期,宫殿宗庙的范围并不大,因而某些王室墓地就埋在距离这一建筑不远的地方。

    即使探铲带上了宝物,郑振香对这座墓葬究竟能出土多少文物,也心里没数。“毕竟它不是所谓的‘大墓’,只有长5.6米、宽4米的大小。”随着挖掘清理工作的深入,一个罕见的“聚宝盆”展现在大家眼前,随葬品的数量和质量都震撼人心。

    椁顶之上的填土,从上往下共分为六层,其中第六层的随葬品最为丰富。“有许多重叠在一起的骨笄和象牙器皿。这些器物放置整齐,边缘较直,不少古笄上面还沾有红漆,估计原来装在一个木匣子里,匣子已经腐烂消失。”考古人员把整个“匣子”带土装箱取回,慢慢清理。骨笄就是骨做的簪子,用来别住挽起的头发,或者固定帽子,男女皆可以使用。光骨笄就超过400件,有夔形头、鸟形头、方牌形头等等,种类多样。

    大量的青铜器都位于椁内棺外的位置。挖掘到椁顶之上时就已经到达了地下水位线,所以棺椁之中的文物都浸泡在水中。考古队申请了两台水泵,一台清水泵向上抽水,一台混水泵往上运泥。尽管如此,电力不稳定,工人们仍需要站在冷水之中将文物捞出,他们只好靠喝白酒来御寒。青铜器数量之多,工人们本来是一件一件向上传递,后来都改为用筐来装。郑振香记得,小屯村的村民都在坑边围观,他们对文物出土司空见惯,发出的议论也很“老到”。“有个年轻人在旁边问,会不会出个‘虎头彝’啊?坑底的老师傅就说,说不定还真能挖出个再让你开开眼!”结果运出来的诸多铜器无论是考古队员还是普通农民都从未见过。比如一件设计精巧的炊器“三联甗”,是由储水加热的甗架以及三件作为蒸屉的甑构成,可以同时蒸出三大甑不同的食品。还有一件盛酒器叫作“偶方彝”,形似两件方彝的连体。它的特别之处是盖子设计仿佛殿堂屋顶,上面有排列规整的7个方槽,宛如屋椽,整体造型应是模仿当时的大型宫殿建筑。

    由于长期浸泡在水中,木结构棺椁几乎没有保留。构成椁盖的原木还剩下一根,棺材只剩下残片。郑振香说,残片断面有红黑相间的漆皮,并且有明显的层次,应该是经过多次髹漆形成。漆皮之上有麻布痕迹,麻布之上有薄绢,由此都能看出下葬棺木和附着物都相当讲究。遗憾的是,棺内尸骨早已荡然无存。棺内的随葬物主要是玉器和海贝。玉器类别较多,有琮、璧、璜等礼器,作仪仗的戈、钺、矛等,另有工具和装饰品。将玉石用于仪礼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之后的《周礼·大宗伯》中还有“苍璧礼天,黄琮礼地”的记载。海贝则是当时的货币。

    这次发掘是考古学者第一次面对一座未被盗掘过的商代墓葬。有限的墓穴容积和异彩纷呈的随葬品之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经过统计,出土随葬器物共1928件,其中铜器468件,玉器755件,石器63件,宝石制品47件,骨器564件,象牙器皿3件,陶器11件,蚌器15件;另外还有红螺两件,阿拉伯绶贝1件以及货贝6820多个。发掘完成后,这些文物分别由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殷墟博物馆、河南省博物院和中国国家博物馆等不同机构收藏保管。此次有411件文物出现在首都博物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40周年特展当中,观众便可一睹这些文物精华的风采。

    妇好其人:王后、母亲与女将

    随葬品上的文字成为判断墓主人身份的关键线索。青铜器上的铭文以“妇好”为最多,也有的因为空间局促,简写为一个“好”字。青铜器是耐用品,可以流传几代,从后世墓葬里发现先世铸造的器物也是有可能的。然而如果是这种情况,有一件或者几件还能解释,不可能像“妇好”青铜器有这样蔚为大观的数量。“另外像是甗、甑这样写着‘妇好’之名的炊具,历朝历代都没有将自用炊具送人当礼品的习惯,所以它们属于墓主本人的可能性最大。”郑振香说。

    妇好是何许人?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卜辞中,有近200处提到了“妇好”的名字。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严志斌告诉本刊,有两组卜辞涉及“妇好”,一组是由卜人“宾”进行占卜的“宾组卜辞”,一组是卜人“历”进行占卜的“历组卜辞”。按照原来对甲骨卜辞的分期断代,“宾组卜辞”属于殷墟文化第二期的武丁时代;“历组卜辞”则属于第四期的武乙、文丁时代。“人们一度猜测,既然两组卜辞属于不同的时期,那么里面的‘妇好’会不会是两个不同的人?随着‘妇好’墓葬文物的出土,考古学家却发现有这样的矛盾:青铜器和玉器上的文字更接近历组卜辞,但是如果把墓葬时间后移到武乙、文丁时代,又和青铜器、陶器显现出的第二期特征无法相容。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历组卜辞’的断代出现了错误,‘历组卜辞’年代应该提前,是武丁晚年到祖庚时期的卜辞。‘历组’和‘宾组’的妇好实际是同一个人,她就是商王武丁的配偶、王后妇好。”

    “妇好的‘好’是妇好私名,但‘好’字也许该读为‘子’”。严志斌说,在殷墟卜辞中,以“妇某”为形式的人名很多。“‘妇’是和‘姑’相对的,‘姑’是婆婆,‘妇’是媳妇,相当于女子嫁过夫家后获得的一个称谓。那么明明是‘好’字,为什么读为‘子’呢?甲骨文中,没有一个‘好’字是做好坏之好来出现的。”——它其实是“子”的族姓女化之后的结果。殷人为“子”姓,也就是说武丁和妇好的结合是同姓的婚姻。这听起来有些别扭,毕竟它违反了“同姓不婚”的原则,但其实这个原则是到了周朝才严格遵守,商人在一定条件下相同姓氏是可以互通婚姻的。这某种程度上解释了卜辞中为什么写到了她有自己的封地和族众——她成为武丁妻子之前,本身就是一位王室成员。

    确定了墓主的身份后,妇好墓便成为殷墟唯一一座可以和卜辞人物相对应的墓葬。卜辞中提到了商王武丁有三位受到子孙祭祀的王后,分别是“妣辛”、“妣癸”和“妣戊”。“妣”是对已逝母亲的称谓,再对比妇好墓中出土的五件具有“司母辛”铭文的铜器,可知“辛”为妇好去世后获得的庙号。武丁时期的甲骨卜辞中,“妇某”的称谓出现不止60个,但“妇好”出现的次数为诸妇之首;武丁之后的商王祖庚、祖甲时期,卜辞中都有不少关于祭祀“母辛”的记载。由此可见,妇好相较其他诸妇要更加活跃,她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与获得的显赫地位也被后代所铭记。

    妇好墓 殷墟妇好墓:传奇女子与她的时代_考古_历史

    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微信就能看小说,更新快还没有广告。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niubb.com/yuedu/170913/02015175.html

    1. 1
    2. 3
    3. 2
    4. 赞 +